財經
中國盤錦
盤錦中國的“濕地之都”。擁有世界上面積最大的海濱蘆葦濕地,天下奇觀“紅海灘”
您現在的位置:頻道首頁 / 理財創業 / 風口還是泡沫?共享辦公迎新一輪融資潮
風口還是泡沫?共享辦公迎新一輪融資潮
來源:新華網 | 2018-08-07 |

SOHO 3Q北京光華路一處共享辦公場所內景。新京報記者 江波 攝

共享辦公行業將迎來新一輪密集融資。8月6日,有知情人士向新京報記者透露,包括優客工場在內的幾家共享辦公企業即將公布新一輪融資情況,具體融資金額不詳。

新一輪的融資讓共享辦公業態再次進入公眾的視線,業內不少人士認為,共享辦公的風口要來了。優客工場副總裁劉英近日在一次演講中甚至表示,共享辦公的黃金時代已經來臨。

不過,在資本加碼的背后,共享辦公還有另一層隱憂。約在4個月前,一場WeWork對中國聯合辦公品牌裸心社的收購,令輿論場有了不同看法。

WeWork給出的收購價約為4億美元,而2017年7月華興資本對裸心社的估值為10億美元。不到一年時間價值縮水逾一半,原因為何?市場對裸心社的融資狀況、盈利模式甚至對共享辦公這一商業模式的可行性都提出了質疑。在WeWork、氪空間、優客工場競相發展的行業里,共享辦公空間已不能只有簡單的辦公功能。

共享辦公的“便”與“不便”

“選擇創業辦公場所,距離需要考慮,環境和價格也要比較。”圣輝(化名)告訴記者他是如何選擇共享辦公空間的:“北京交通不太方便,辦公的地方到我住的地方地鐵距離要比較近;環境也很重要,我對一些共享辦公場所做過比較,加上價格方面的考慮,夢想加比較合適。”

近兩年,共享辦公空間逐漸成為不少個人工作室與小微企業的首選,圣輝就是一位個人創業者,他最終選擇了夢想加的流動辦公項目。

初創公司的工作人員有較大的不確定性,共享辦公可以解決這一問題。“我們在這里換了兩次工位。剛開始是比較小的五個人單間,兩周后我們搬到可以容納七個人的工位,現在我們搬到一個10個人大工位。”詩詩(化名)搬到氪空間慈云寺店已經一個月了,創業團隊的不斷擴容并沒有影響其工作的進度。

共享辦公空間的出現,也為一些因辦公空間階段性裝修的企業提供了臨時去處。黃秋(化名)所在的公司因為原來辦公室要裝修,需要搬出來一個月,他們就去了SOHO 3Q。

“這里的辦公環境挺不錯的,公共區域特別大,包括水房、咖啡間等都大。這里的工位一般不是固定的,比如你這個項目要跟這些人合作,就可以去公共區域詳談。”黃秋體驗表示滿意。

新京報記者近日分別走訪了WeWork與裸心社位于北京的兩處共享辦公區,兩家均設有移動工位和固定辦公室,WeWork還設有固定工位。

裸心社工作人員提到,4月宣布與WeWork合并,合并完成后會員信息是共享的。租賃辦公的會員,時長從一個月到長期不等。有會員談及體驗時稱,“環境挺干凈的,但辦公室一個挨著一個,玻璃隔斷,彼此還是有一些干擾,尤其白天人多還是有些嘈雜。”

一般情況下,共享辦公空間選址大多在寸土寸金的繁華地帶,在成本考量下,個別共享辦公可能“簡配”公共空間。

“使用廁所比較麻煩,人太多,要排隊。”這是黃秋使用中遇到的不便。

“不太方便的地方是沒有獨立空間,我每次都得換辦公室,都得把電腦背著,想用大屏幕的臺式顯示器也沒法實現。以后公司擴大了,我還是會選固定工位。”圣輝稱。

在SOHO 3Q創業的黃敏(化名)提到,一家企業在共享辦公場所的識別率不夠高,自己的公司以后還是希望能走出去,找一個獨立的空間,提高識別率。

行業洗牌中,“小巨頭”到處并購

共享辦公布局的重點是一線城市。“隨著共享經濟和高科技初創企業的快速發展,傳統寫字樓租金的高企不下以及資本的涌入,使得聯合辦公迅速發展。”戴德梁行北中國區研究部主管魏東介紹,聯合辦公和互聯網行業的大幅擴張,致使本季度北京辦公空間的空置率環比下降1.3個百分點達7.1%,五大核心商圈空置率則繼續保持低位,為3.1%。

今年初,優客工場完成對洪泰創新空間的全資收購。當時,優客工場表示,整個行業已進入了“整合階段”,共享辦公行業進入“巨頭”時代。此后優客工場加快并購進度,3月,宣布與無界空間合并,與Wedo聯合創業社就戰略合并簽署相關諒解備忘錄。7月12日,優客工場宣布以3億元并購上海共享辦公企業Workingdom。7月23日同愛特眾創達成并購合作意向,成為2018年以來優客工場完成的第五宗戰略并購合作意向。

裸心社工作人員向新京報記者提到,與WeWork合并的過程需要3到6個月。在介紹核心優勢時,兩家工作人員都提到會員制以及定期舉辦免費活動,稱這些可以幫助租戶認識更多的人,拓展人脈。

一位共享辦公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隨著創新創業的推進,大家一窩蜂進入共享辦公領域,但是單純的辦公功能無法延續共享辦公的生命,目前行業幾家頭部企業能夠整合資源,將小微企業的發展需求構成一個創業生態。

“把共享辦公室當做創業和交流的空間,采用咖啡、沙龍的形式讓大家互相促進,互相交流,其實這里好多公司都是可以有業務聯系的,這是其比單純辦公更重要的”,黃秋這樣認為。

“行業主要的玩家開始從出租辦公位,進化到創業綜合服務提供商,整合了包括辦公、稅務、法務、營銷等一系列服務。”資深互聯網觀察家丁道師認為,共享辦公空間作為一種創新商業模式值得期待。

這或許也是氪空間所看重的。氪空間官網提到,以空間產品構建線上線下社群,在提供聯合辦公空間的基礎上,從用戶需求出發推出更多圍繞辦公生態的服務。

“回效慢”是痛點,SOHO 3Q正轉型

共享辦公“回效慢”被認為是行業的共同痛點。

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今年4月曾表示,辦任何的辦公地點,盈利就是其目的。2014年他在美國等國家參觀了WeWork之后,決定把共享辦公概念引入中國,隨后推出了SOHO 3Q。

而近日潘石屹在宣布SOHO 3Q轉型時表示,他最近開始反思包括共享辦公在內的創業熱,很多創業公司拿到融資之后開始燒錢擴張,但賺錢盈利的基本問題都沒有解決。

因此,潘石屹對SOHO 3Q的定位進行調整,不再主要服務創業企業,而是要成為中國最大的辦公樓綜合服務商。對于此次調整,潘石屹說,“我們發現為中小型的創業者服務的話,出出進進太麻煩,我們基本上是平均半年時間換上一批,我們的出租率一直在88%左右,而做定制服務的話出租率就是百分之百。”

分析認為,企業定制化辦公轉換率較低,員工的流動問題由企業內部解決,不再需要SOHO 3Q去考慮出租率,這意味著定制化的辦公服務能提高運營效率,節省成本。

一位業內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,“大家說共享辦公領域泡沫很大是因為項目過多、一些缺乏運營能力的小企業難以整合資源,接下來還會面臨一波并購。”新京報記者了解到,包括優客工場在內的幾家行業巨頭近期將有新的融資消息發布。

優客工場副總裁劉英認為,共享辦公的黃金時代已經來臨。“共享辦公首先都用玩空間的做法去做這個事情,但是現在開始轉變,必須提供增值服務平臺,共享辦公才能繼續做下去。”

新京報記者近日走訪SOHO 3Q位于北京光華路的一處共享辦公區,一些空間完成了新的改造,用戶黃敏介紹,改造后主要是采光等方面有了提升。其介紹,選擇SOHO 3Q的原因是價格比較合適,租期靈活,一個星期也可以租。對于SOHO 3Q定位的變化,黃敏覺得,站在創業者的角度,還是希望共享辦公企業多一些靈活性。


上一篇:遠離風險股 不當“接盤俠”
下一篇:習近平出席拉馬福薩總統舉行的歡迎暨慶祝中南建交20周年晚宴
相關閱讀
熱點圖片
關于我們| 廣告服務| 法律聲明| 舉報郵箱:pjsgbdst@163.com|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427-2816199|24小時新聞熱線:0427-2825031


盤錦市委宣傳部主辦,盤錦廣播電視臺承辦
和信彩票 荆门市| 云梦县| 安阳市| 云浮市| 日照市| 贺州市| 宾阳县| 长岛县| 玛沁县| 黑水县| 昌邑市| 西昌市| 呼图壁县| 年辖:市辖区| 琼中| 抚松县| 苍南县| 全椒县| 泗阳县| 容城县| 韩城市| 邓州市| 张掖市| 泽普县| 白水县| 丰县| 南宁市| 兰坪| 黑龙江省| 商城县| 讷河市| 连云港市| 长武县| 固安县| 定安县| 涞水县| 叶城县| 大足县|